这点压力都顶不住,那你还能做什么大事

这点压力都顶不住,那你还能做什么大事。

上面这句话是大概半年前,有次接连出了几次事之后,大哥跟我说的这句话,当时想着接连发生的倒楣的事情,感觉心情很灰暗,但是,想想,确实也是,如果你顶不住当前的压力,那你就不能跨越当前的压力,超越当前的自己,就不可能前进,取得不了更大的成绩。

人就是这样,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即使是失败了,也不能放弃,放弃了,我们知道那是我们做不到,但是放弃了,就才是真的失败。

其实,在生命的历程中,人就是在不断的挑战自己,超越自己,当然,也可以偶尔放纵一次,让自己喝醉,然后更好的去超越,从超越中体会快乐,寻找人生的真谛。

如果我们执著于生命的痛苦,我们的生命就会痛苦不堪,如果我们专注于生命的喜悦,我们的生命可能就会充满愉悦,重要的不是我们的生命中经受了多少痛苦和喜悦,而是我们对待生命的态度……

是该高兴,还是悲伤

昨天,我来青第二次买了青岛有名的小吃,嘎啦(海蚌的一种),但是,是我第一次自己亲手做,第一次是我妈来的时候买的,我没做,这次是我第二次买,我自己做的,说实话,做出来以后还真的挺好吃的,爆炒,一口气吃了一盆壳出来,一向以忧郁对待生活我的,昨天,竟然沾沾自喜,也想写点什么高兴的东西,以即可那刻那种满足的心情。

今天,买了第二中青岛的名喝,方便袋啤酒,因为,今天的事,和昨天不一样,青啤的扎啤味道是没的说的,可就是喝的心情不一样,因为有从远方带来的一些不知道是该高兴的消息,还是该悲伤的消息,消息跟我是至关重要,但是另外一个方面也可以说跟我无关紧要。因为这个消息是关于了别人的命运,今天我才知道,一个人一种生活方式,一个人一种命运,有时候,别人想帮你根本就帮不了,不是别人不愿意帮,是因为你选择了一种生活,你就选择了自己的命运,我不喜欢烟,可此刻还是点燃了一颗,抽几口,品尝一下生活的味道,吸烟和吸毒不一样,吸烟,能让你安静的想想,有种生活的味道,吸毒是麻痹,让你逃避。我吸的是烟,而她吸的是毒。我可以随时掐灭我手中的烟,而她想掐断毒却是比登天都难啦。

生活继续着演出着一幕一幕闹剧一样,给你了做演员的虚荣,却让你做了一个让人发笑的小丑,你会为生活的某刻满足而沾沾自喜,也会为某一幕剧情的悲惨落幕而悲伤,你亲手导演了自己的生活,有时候是一幕喜剧,有时候是一幕悲剧,你不可能称为一个全面手,你不可能把悲剧和喜剧都导演的很精彩,因为看这出戏的人,习惯了你先前导演的风格,你导演的悲剧一样的闹剧,会随之继续,而我能做的只是劝你,劝你尝试导演一幕不同风格的剧目,而你能不能做到,就看你的造化了。

啤酒喝的太猛,也会醉人,烟抽的太多,也会厌倦,此刻,依然想不出到底是该高兴,还是该悲伤,因为生活这出戏,不会落幕,依然会或喜或悲,我也只能用心去体会这种夹杂的感觉了。。。

人生如戏

记在红楼梦电视剧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去世之际。

说实话,没有完全看过这本名著,也没有看过这个电视剧,所以,无从知晓故事中的悲欢离合、曲折跌荡,对陈晓旭的关注也是从其出家之后。可以说,陈晓旭一辈子演了一部好戏,一部戏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有人说的好:一朝入梦,终生不醒。陈晓旭一辈子都生活在这个红楼的梦境中,这个让人不愿意醒来的梦中。就连她们的结局都那么的相似,让人心生怜爱的林妹妹还是让病魔带到了天堂。

其实没个人,这一辈子,都在自己的这场戏中扮演着自己的主角,我们自己既是这场戏的导演,也是这场戏的演员。无论剧情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我们都要让这场戏完美落幕,即使没有给你鼓掌,即使是个没有人喜欢的结局,我们也要给自己鼓掌,给自己加油。

洗去铅华,遁入空门是陈晓旭最后的选择,也是她的人生戏的结局,但是红楼梦依然没有结局,依然在有新的剧情发生,正如人生的这场戏,偶尔都会有一个段落或一个场景落幕,但人生的大戏不会落幕,做好自己生活的导演。

色温与白平衡

色温是描述光源色谱特性的简单方法。低色温意味暖光(偏黄红),而高色温意味冷光(偏蓝)。色温的标准单位为Kelvin,简称k。
白平衡是一种让数字相机适应场景主体光色温的一种技术。白平衡通过调整感光器的输出来实现。因此说到底,调整白平衡就是调整色温。常见的色温如下:

1000K 烛光
2000K 日出前
2500K 室内灯光(旧灯泡)
3000K 室内灯光(新灯泡)
3000-4000K 日出和日落,没有雾
4000-5000K 荧光灯
5000-5500K 闪光灯
5500-6000K 工作室闪光灯
6000-7000K 日光,晴天
7000-8000K 低海拔薄云天气
8000-9000K 多云-乌云密布
9000-11000K 低海拔雨天或高海拔晴天
11000-18000K 高海拔阴天或雪天

蜡烛及火光   1900K以下 
朝阳及夕阳    2000K 
家用钨丝灯   2900K 
日出后一小时阳光 3500K 
摄影用钨丝灯  3200K 
早晨及午后阳光  4300K 
摄影用石英灯  3200K 
平常白昼     5000~6000K 
220 V 日光灯  3500~4000K 
晴天中午太阳   5400K 
普通日光灯   4500~6000K 
阴天       6000K以上 
HMI灯     5600K 
晴天时的阴影下  6000~7000K 
水银灯     5800K 
雪地       7000~8500K 
电视萤光幕   5500~8000K 
蓝天无云的天空  10000K以上

烟花般的纯真年代

偶遇一博客,转载此文:

烟花般的纯真年代
文/那时花开

12路公车经过沂蒙路的小区边缘,那是我每天都要坐的,习惯了早上等车的情景,喜欢跟车跑上几步,然后一跃上车,这样感觉自己还是那么年轻,自己的脚步还是一样矫健。我总是在前夜准备一枚硬币,转天早上投进公车箱子里,银白色的硬币划一个弧线,随着一声清脆“铛”的声音,那声音回绝,但是往往会被人群的骚动,和车子的颠簸声淹没,车上有售票员,她还奇怪为什么每次我总要违背而行,为什么不直接给她,而是总这样做,他伸着的手一无所获,我的硬币已经发出声响,我想悄悄告诉她“我只不过是喜欢那熟悉的一声响”,喜欢听只有纯真年代才会有的声音,仿佛看见自己小时候身背黄书包,扎着鲜艳的红领巾,迎头看天,把一枚硬币抛起,然后看它晃闪中落地,带一声清脆的声音在地上打转,然后很神秘的和自己猜谜,看是正还是反,电视剧有《上海滩》周润发也经常玩这样的游戏,那是他的什么年代。

车上总会遇见一个女子,围红色围巾,从未见她言语,她总会坐在车厢的一个角落里,托着腮看着车外,不是因为注意,而是因为她的一些手势吸引着我,她总是在向自己打手势,仿佛在和自己对话,我心里酸楚的难受,美丽的女子竟不会说话,走过人生的每一个角落,用手语进行交谈,总是很悲哀的。我总是会多坐一站,在她下车的地方下车,只为了注视她的一段行程,慢慢的我们之间多了微笑,多了一些会心的眼神,很清纯,很清澈的眸子里总有点闪亮的东西,偶尔的时候会想起这个女子,想起她柔和的眼神和整齐的衣角,心想“要是她会说话多好啊,真可惜,她不会,她是个哑巴,她要是正常的话,我或许会追她,可是不可以的,我已经走进了成熟,我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呢”。

熟悉的一天,她在我的手心写下了一串号码,她会用QQ发信息给我,我会给她回信息,就这样进行着交谈,很有规律,很自然,身在咫尺竟然有了远在天涯的感觉,小企鹅的声音和硬币落地的声音一样好听,我急切盼望听见那“唧唧”的声音,我们从不提“语言”的话题,我们都不说,都不去寻那份尴尬,我想她应该是个有故事的人,或多或少,只是故事在这个纯真的年代只能变成哀乐来演奏,我买了手语书进行学习,慢慢的可以和她交流,哦,原来我也和她一样,从未说过话,因为她的不语,我也不言,第一天上车,下车,第二天上车,下车,第三天……我们连再见都不曾表示。

去赴一个朋友的约,同行的人有几个,认识了一个女子,一样的美丽,回来的路上朋友发短信给我,说那女子对我有好感,我忽然心里一疼,同样的女子而已,她不是哑巴,我给女子打电话“如果我是个哑巴,你会做我女朋友吗?”,女子大笑,笑我的“幽默”“怎么可能呢,你怎么可能是哑巴”,从此,我们不再联系。

“我们一起去喝茶吧,我好久都没有出门了,希望你不要太在意一些事情,人生总是有不如意的时候”。她给我留言,约我去喝茶,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我总是在忧郁着,我在告诉自己,我们不会有开始,我们不过是不逢时的邂逅,我不会爱上她的,她是个哑巴。可是犹豫中我还是打上了,我去,你说地方吧,是的,虽然她是哑巴,但是我也不能把气氛造的尴尬啊,我还是希望她快乐的。

一起坐在靠窗的位置,她穿了白色的衣服,如雪,临沂的城市刚下过雪,很白,很刺眼,她或许是看见了雪的缘故,很兴奋,用手语告诉我“真美,下雪真美,她每年的冬天都会祈求降一场雪”,我微笑,用手语回答“和你一样,我也喜欢,我是飘雪腊梅花开的季节出生,”慢慢的我们用手语交流着,一起快乐的交流着,我给她斟上新茶,她用手语表示谢谢,但是她的手指竟然指着我对我划下了一颗心,并指了指她,“我喜欢你”,她用手语告诉我,她喜欢我,粉红的脸上洋溢着微笑,很美,真的很美。

而那一刻,那一刻,我却低下了头,理智告诉我她是个哑巴,就在刹那,一声柔柔的声音传来“不能因为没有语言就没有爱情,我不在乎你会不会说话,我不在乎你是个哑巴”,我大悟,原来和她的相逢我从未说过一句话,在她心里我是个哑巴,我被她错误的认为,而她像烟花一样盛开灰飞烟灭在我心里完成了整个盛开的过程。

她用手语告诉我,她是一所残疾学校做手语老师,刚刚参加工作的缘故,她总是在不断的练习手语,她从我丢硬币的那一刻以为我是个哑巴,便注视了我,从不和售票员讲话开始就确定我是个哑巴,她也曾和我一样为爱情彷徨过,为我是个哑巴悲伤,可是爱情来的时候是躲闪不及的,哪怕对方是个哑巴,于是她便告诉了我,一样的用手语,为的是让我明白,懂得。

到最后的离开,我都没有说一句话,我只有沉默,我只有摇头,因为,因为我真的不配她,她是那么的纯情,而我的纯真年代已经一去不返了。

elon转载题记:看这偏文是因为故事发生在家乡,发生在那个我曾经生活过半年,并无数次到过,曾经坐过故事中车的地方。看完这篇文章,让我想到了自己的那些纯真年代,想到了我人生故事中的主人公,那个小镇的那一年,那些事,都一去不返,正如烟花一样,绽放了瞬间的美丽后,便化作一阵青烟消失的无影无踪。

为谁喝酒?

今天又喝酒了,喝了不少,几次了,我开始逐渐喜欢上了那种喝酒的感觉,不是嗜酒,我不喜欢酒,我就是喜欢那种感觉,就好像每次我都喝醉,但我从来不犯错一样,我就是喜欢这种感觉,酒场上是逢场作戏,可喝的却是为了我自己,说实在的,写这个的时候我还不是很清醒,但是我清醒的知道,这是为了我自己写的,我只是想记录下我此刻的一切。

跟兄弟在一起,我喜欢这种感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我也喜欢这种感觉,飘飘的,什么都可以想,也都可以不想,但是喝醉的机会不多,顾及太多,放不开,从来没有喝的醉倒,只有一次喝吐,27年的第一次,不知道醉倒的感觉,有个很好的朋友说我不够意思,不跟他喝醉,我知道这是埋怨,也是对我的真心话,我应该跟他喝醉,因为我们14年了,除了我儿时的伙伴,他要算是我最长久的朋友了,我当了兄弟一样看待,所以,该喝,至少,这种感觉应该保持。

其实,归根结底,还是为了自己喝,是在麻醉自己,还是在麻醉别人,其实麻醉自己的,清醒的是别人,麻醉别人的是,清醒的是自己,有时候,人需要清醒,有时候,人需要麻醉自己,半醉半醒的世界,是亦幻亦真的,你有一半真实的自己,至于是哪一半,就好像此刻听的白狐中的那句,我是你千百年放生的白狐,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海誓山盟都化作虚无,其实一切都是虚无吧。

真实的只是此刻的感觉。

终于该平静平静了

一连将近一个月,忙忙活活的,东奔西窜,终于,该静静了。
突然觉得人过了25时间就非常的快,还来不及喘口气,已经成了家人眼中的老大难,我曾跟我自己说,我的精彩人生历程刚开始,这句话在这句老大难面前却突然那么的无力。让我突然感觉,我是在跟我自己卯足了劲跟我自己过不去。

我也越来越发现,我好像有点与周围人有点格格不入的苗头,我只喜欢生活在我自己的那片空间里,和我喜欢的朋友呆在一起,生活在我自己的世界里,就像旷野中狼的习性,我曾经认为是现实的生活暂时阻挡了我叛逆的脚步,可后来,我才发现,我生活的本来就一直很叛逆,虽然我现实中我规规矩矩,可心底却坚硬的像一块石头,从来不想为了不想改变而改变自己,当然我,我也曾经尝试过改变,可几次尝试下来,我还是喜欢那种没有束缚,放荡不羁的感觉。

有个朋友说,她适合流浪,我跟她说,很多人都是这么认为,可能真的去流浪的却很少,这些人都逃离不了生活的束缚,坦诚的说我就是。我也不适合流浪,至少目前是。

又推掉两个,不知道下面第三个会是哪里,会是谁,会不会是永远,会不会是我的改变,亦或是没有第三个呢?

坦诚说,偶尔,我也开始迷茫,人生与理想,现实与追求,爱情与婚姻,未来与过去,这些虽然不是反义词,但是,却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的东西。我只是一直想让时间慢慢的过去,让一切都完美,我不想虚度此生,可毕竟一切都是理想,我生活在现实生活中。

下次吧,上次我也是这么告诉自己的,哪个下次呢?哪个我能把握住的下次吧,就好像这个已经很破但我还一直喜欢听的耳机一样,总想下次把她换个新的,我知道,我是喜欢上用她听音乐的感觉,可能哪天这种感觉会突然改变吧。

一个特定的环境,一个特定的时间,那些特定的人,你总逃避不了,你终需面对,当上帝指两条路让你走的时候,一个是走过火山口的自由之路,一个是平坦的可以看见天堂的光明大道,其实,在两条路上看到的风景,都是陌生的,可能也都是美丽的。

天边有流星滑过。。。

四月的纪念

(男)二十岁 我爬出青春的沼泽 象一把伤痕累累的六弦琴 喑哑在流浪的主题里 你来了—-
(女)我走向你 
(男)用风铃草一样亮晶晶的眼神 
(女)你说你喜欢我的眼睛 
(男)擦拭着我裸露的孤独 
(女)孤独 为什么你总是孤独 
(男)真的 
(女)真的吗 
(男)第一次 
(女)第一次吗 
(男)太阳 暖融融的手 
(女)暖融融的 
(男)轻轻的 
(女)轻轻的 
(男)碰着我了 
(女)碰着你了吗 
(男)于是 往事再也没有冻结愿了 
(女)冻结愿了 
(男)我捧起我的歌 
(女)捧起你的歌 
(男)捧起一串串曾被辜负的音符 
(女)捧起一串串曾被辜负的音符 
(男)走进一个春日的黄昏 
(女)一个黄昏 一个没皱纹的黄昏 
(男)和黄昏里不再失约的车站 
(女)不再失约 永远不再失约 
(男)四月的那个夜晚 没有星星和月亮 
(女)没有星星 也没有月亮 那个晚上很平常 
(男)我用沼泽的经历交换了你过去的故事 
(女)谁都无法遗忘沼泽那么泥泞 故事那么忧伤 
(男)这时候 你在我的视网膜里潮湿起来 
(女)我翻着膝盖上的一本诗集 一本惠特曼的诗集 
(男)我看见你是一只纯白的飞鸟 
(女)我在想你在想什么 
(男)我知道美丽的笼子囚禁了你也养育了你绵绵的孤寂和优美的沉静 
(女)是的囚禁了我 也养育了我 
(男)我知道你没有料到会突然在一个早晨开始第一次放飞而且正好碰到下雨 
(女)是的 第一次放飞就碰到了下雨 
(男)我知道 雨水打湿了羽毛 沉重的翅膀也忧伤你的心 
(女)是的 雨水忧伤了我的心 
(男)没有发现吧 
(女)你在看着我吗 
(男)我湿热的脉搏正在升起一个无法诉说的冲动 
(女)真想抬起眼睛看看你 
(男)可你却没有抬头 
(女)没有抬头 我还在翻着那本惠特曼的诗集 
(男)是的 我知道我并不是岩石也并不是堤坝 
(女)不是岩石 不是堤坝 
(男)并不是可以依靠的坚实的大树 
(女)也不是坚实的大树
(男)可是如果你愿意 
(女)你说如果我愿意 
(男)我会的 我会勇敢地以我并不宽阔的肩膀和一颗高原培植出来忠实的心为你支撑起一块 
永远没有委屈的天空 
(女)你说如果我愿意 
(男)是的 如果你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