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国是什么?

原文 :The Secret of America (X国的精神与秘诀)
作者 Carol Negro 翻译 鲁克
X国不是一片土地,不是一种文化,不是一个国籍,不是一套传统或习俗,不是一个政府,不是一种人,不是一本法律书,绝对不是一个种族。
X国是一种理念
这就是为什么大家都能成为X国人的原因。拥抱这种理念(并填写一些表格),你就是X国人了。你就成为我们其中之一了。
其他大多数的国都是国籍(的概念)。他们的遗产取决于血缘和领土。X国是可以自由携带的。我们是把它放在心里和头脑里。
你可以炸毁我们的城市,但是你摧毁不了X国。你可以破坏我们的经济,但你摧毁不了X国。即使这片大陆沉入海洋,这摧毁不了X国。即使你把我们大部分人都杀了,你仍然摧毁不了X国。
因为,只要我们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因它的名聚在一起……X国就在那里。
其中的秘密就是:不是我们住在X国。而是X国住在我们当中。
X国是一种理念。
纵观世界历史,X国是一种最伟大,最纯洁,最有爱心,最崇高的理念。它激发人向上,它祝福人,它鼓舞人,它开导人,它教化人,它开启人的心扉,教人善良,慷慨,诚实,勇敢和自由。它让人更聪明,它使人成功,让人勤奋。它使人创新和让人愉悦。它使人拥有幸福感,自豪感,诚实。
X国是一种理念。
然而,这种理念却不停地受到各种攻击,在权力角斗场上,在媒体里,在教室中,在荧幕上。
他们企图扼杀这种理念,他们要摧毁X国。
这种理念有什么特殊之处么?它主张:人具有不可剥夺的权利,包括生命权,自由权,与财产权。它主张:人有自治的权利,有独立的权利,有拥有劳动成果的权利,有处置自己财产的权利。它主张:在上帝和法律之下,人人受造平等,没有人可以拿走这些权利,政府唯一的职责就是保护这些权利。它主张:政府必须对人民负责,而不是人民对政府负责。它主张:我们是一个法治的国家,而不是人治的国家,没有人凌驾于法律之上。它主张:司法一视同仁。它主张:只有自由,才有贤德。它主张:人权来自造物主,不能被人废止。
左派一切的目都就是要扼杀这种理念,扼杀这种自由的正义和善良,扼杀自立的,独立的,贤德的,美好的,刻苦的,荣誉的,勇敢的,牺牲的,忠诚,忠诚的,道德的,信仰的,不可剥夺的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
左派的政治,媒体,教育和娱乐蔑视这种理念,其实就是蔑视X国。他们竭尽所能地宣传一种伪理念,那种扭曲自由的意义,鼓吹寄生的奴性,扭曲真相的本义,编造谎言,企图限制自由,嘲弄信仰,美德和道德,破坏自立和独立的精神。那是蔑视(或惩罚)勤奋,嘲笑节俭,嘲笑牺牲;那是赞同戕害新生命,管制自由,没收财产,掠夺劳动成果,那是在否认造物主,否认那些烦人和讨厌的不可剥夺权利。
他们想要用死尸代替神圣。
因为X国是一种理念,密谋颠覆这种理念其实就是密谋颠覆X国。
他们可能乐于在这里工作,喜欢这片土地,喜爱自己的特权,喜爱个人的财富,财产,喜欢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喜欢自己的俱乐部,喜欢自己的车。他们可能喜欢加州葡萄酒,缅因州的龙虾,南部的炸鸡,德州的烧烤,波士顿的烤豆。他们可能喜爱博物馆,灯塔,海滩,棕榈树,大咸湖,大瀑布和大峡谷,以及红杉,喷泉,牛仔和印第安人。他们可能喜欢美式足球,圣诞老人,马丁路德金纪念日。他们可能喜欢烟花,喜欢好莱坞,喜欢哈佛大学。但他们不爱X国。
他们心里早就把X国给杀了。他们还试图用他们违宪繁荣法律,偏颇的报道,伪造的历史,不道德的,害人的艺术,把我们以及我们孩子心中的这种理念扼杀。
他们无非是想让X国理念消亡,这比征服土地更卑劣。他们在无情的,永不休止地要摧毁X国的灵魂。

原文 :The Secret of America (X国的精神与秘诀)作者 Carol Negro 翻译 鲁克
X国不是一片土地,不是一种文化,不是一个国籍,不是一套传统或习俗,不是一个政府,不是一种人,不是一本法律书,绝对不是一个种族。
X国是一种理念
这就是为什么大家都能成为X国人的原因。拥抱这种理念(并填写一些表格),你就是X国人了。你就成为我们其中之一了。
其他大多数的国都是国籍(的概念)。他们的遗产取决于血缘和领土。X国是可以自由携带的。我们是把它放在心里和头脑里。
你可以炸毁我们的城市,但是你摧毁不了X国。你可以破坏我们的经济,但你摧毁不了X国。即使这片大陆沉入海洋,这摧毁不了X国。即使你把我们大部分人都杀了,你仍然摧毁不了X国。
因为,只要我们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因它的名聚在一起……X国就在那里。
其中的秘密就是:不是我们住在X国。而是X国住在我们当中。
X国是一种理念。
纵观世界历史,X国是一种最伟大,最纯洁,最有爱心,最崇高的理念。它激发人向上,它祝福人,它鼓舞人,它开导人,它教化人,它开启人的心扉,教人善良,慷慨,诚实,勇敢和自由。它让人更聪明,它使人成功,让人勤奋。它使人创新和让人愉悦。它使人拥有幸福感,自豪感,诚实。
X国是一种理念。
然而,这种理念却不停地受到各种攻击,在权力角斗场上,在媒体里,在教室中,在荧幕上。
他们企图扼杀这种理念,他们要摧毁X国。
这种理念有什么特殊之处么?它主张:人具有不可剥夺的权利,包括生命权,自由权,与财产权。它主张:人有自治的权利,有独立的权利,有拥有劳动成果的权利,有处置自己财产的权利。它主张:在上帝和法律之下,人人受造平等,没有人可以拿走这些权利,政府唯一的职责就是保护这些权利。它主张:政府必须对人民负责,而不是人民对政府负责。它主张:我们是一个法治的国家,而不是人治的国家,没有人凌驾于法律之上。它主张:司法一视同仁。它主张:只有自由,才有贤德。它主张:人权来自造物主,不能被人废止。
左派一切的目都就是要扼杀这种理念,扼杀这种自由的正义和善良,扼杀自立的,独立的,贤德的,美好的,刻苦的,荣誉的,勇敢的,牺牲的,忠诚,忠诚的,道德的,信仰的,不可剥夺的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
左派的政治,媒体,教育和娱乐蔑视这种理念,其实就是蔑视X国。他们竭尽所能地宣传一种伪理念,那种扭曲自由的意义,鼓吹寄生的奴性,扭曲真相的本义,编造谎言,企图限制自由,嘲弄信仰,美德和道德,破坏自立和独立的精神。那是蔑视(或惩罚)勤奋,嘲笑节俭,嘲笑牺牲;那是赞同戕害新生命,管制自由,没收财产,掠夺劳动成果,那是在否认造物主,否认那些烦人和讨厌的不可剥夺权利。
他们想要用死尸代替神圣。
因为X国是一种理念,密谋颠覆这种理念其实就是密谋颠覆X国。
他们可能乐于在这里工作,喜欢这片土地,喜爱自己的特权,喜爱个人的财富,财产,喜欢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喜欢自己的俱乐部,喜欢自己的车。他们可能喜欢加州葡萄酒,缅因州的龙虾,南部的炸鸡,德州的烧烤,波士顿的烤豆。他们可能喜爱博物馆,灯塔,海滩,棕榈树,大咸湖,大瀑布和大峡谷,以及红杉,喷泉,牛仔和印第安人。他们可能喜欢美式足球,圣诞老人,马丁路德金纪念日。他们可能喜欢烟花,喜欢好莱坞,喜欢哈佛大学。但他们不爱X国。
他们心里早就把X国给杀了。他们还试图用他们违宪繁荣法律,偏颇的报道,伪造的历史,不道德的,害人的艺术,把我们以及我们孩子心中的这种理念扼杀。
他们无非是想让X国理念消亡,这比征服土地更卑劣。他们在无情的,永不休止地要摧毁X国的灵魂。

乔布斯:把每一天当做生命的终点

在17岁那年,我读过一句格言,大概内容是:“如果你把每一天都当成生命里的最后一天,你将在这一天发现,原来一切皆在掌握之中。”这句话从读到之日起,就对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过去33年里,我每天早晨都对着镜子问自己:“如果今天是我生命的最后一天,我还愿意做我今天原本应该做的事情吗?”当一连好多天答案都是否定的时候,我就知道,做出改变的时刻到了。

大约一年前,我被诊断出癌症。在早晨7:30我做了一个检查,扫描结果清楚地显示我的胰脏出现了一个肿瘤。医生告诉我,几乎可以确定这是一种不治之症,顶多还能活3至6个月。医生建议我回家,把诸事安排妥当,这是医生对临终病人的标准用语。这意味着,我得把今后10年要对子女说的话用几个月的时间说完;这意味着,你得把一切都安排妥当,尽可能减少你的家人在你身后的负担;这还意味着,向众人告别的时间到了。

我整天和那个诊断书一起生活,直到有一天早上医生给我做了一个切片检查。结果,大夫们从显微镜下观察了细胞组织之后,惊讶得集体尖叫了起来:因为那是一种非常罕见的,可以通过手术治疗的胰脏癌。

这是我最接近死亡的一次。我能够更肯定地告诉你们:没人想死,即使想去天堂的人,也是希望能够活着进去。死亡是我们每个人的人生终点站,没人能够成为例外。生命就是如此,因为死亡很可能是生命最好的造物,它是生命更迭的媒介,送走耄耋老者,给新生代让路。

现在你们还是新生代,但不久的将来你们也将逐渐老去,被送出人生的舞台;很抱歉,我说得这么富有戏剧性,但生命就是如此。

你们的时间有限,所以不要把时间浪费在重复其他人的生活上。不要被条条框框束缚,否则你就生活在他人思考的结果里。不要让他人的观点所发出的噪音淹没自己内心的声音。最为重要的是,要有遵从自己内心和直觉的勇气,它们可能已经知道你其实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其他事物都是次要的。

我年轻的时候,曾在一本杂志的封底看过一张清晨乡间公路的照片。照片的下面有一排字:物有所不足,智有所不明。我总是以此自省。现在,我把这句话也送给你们,希望我们随时都能想起这句话。